硫磺八角调查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销往食堂等

硫磺八角调查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销往食堂等

硫磺八角调查: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

广西南宁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八角市场正在被“硫磺八角”吞噬;八角经硫磺熏两晚,成本低近一半

国家林草局八角肉桂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李开祥表示,硫磺熏八角是当地的土方法,为的是利于保存。而熏制八角对人体的损害程度需要考量硫磺用量大小,目前没有严格数据和指标支撑其危害程度。

本文要为大家介绍的,就是一种由钠、铜、硫、以及极少量的氧原子组合而成的亮蓝色聚合体,且构成了一个允许钠原子自由移动的空隙和通道。

检测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由于现行八角国家标准中,没有标注八角关于二氧化硫的判定限值,所以需要按照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进行判定,在此标准中,无八角的限值,故为不得检出。

市场里,硫磺八角成了绝对的主流货物。如果不特意声明要“无硫八角”,摆在店铺外可供选择的,都是“硫磺八角”。

得益于盐的廉价和广泛特性,钠离子电池有望取代锂电池,为笔记本电脑、电动汽车、智能 手机 等设备经济、高效地供电。

然而如果参照原八角国标《GB/T 7652-2006 八角》中的卫生指标——“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/kg”,这批样品的二氧化硫残留超标16倍。

在高峰市场做八角生意的王天(化名)告诉记者,按传统方法,八角生果采摘后,需要进行水焯或晾晒杀青,至少5天才能晒到足干。为缩短时间,一些商户就用烧木柴或者煤炭烘烤,但这种杀青方法很容易使八角颜色变黑,需要熏硫磺护色。

当然,在这项研究转化为概念验证的钠离子电池之前,科学家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有关这项研究的详情,已经发表在近日出版的《矿物学》杂志上。

这种弥漫在市场里的刺鼻气味,暴露了一个“公开的秘密”。李生告诉记者,这是硫磺与八角混合的味道,很长时间以来,为了降低成本和增加八角色泽,市场里的绝大多数商户都在违规使用硫磺熏制八角。熏过硫磺的八角被商户直接拉到市场售卖,所以才会散发出刺鼻味道。

根据我国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规定,硫磺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,但八角并不在适用范围之列。而2006年出台、如今已废止的八角国家标准要求,八角中二氧化硫残留量应小于30mg/kg。

每年8月,全国各地的批发商都会赶到广西南宁市三塘镇采购八角。这里的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(下称高峰市场)是当地最大的八角交易市场,一天出货量高达300吨。

高峰市场位于兴宁区三塘镇,2007年成立之初,《中国绿色时报》报道称,高峰市场距市中心仅8公里,占据了南宁市快速环道商圈核心辐射区,建成铺面15栋410间。

新京报记者在高峰市场走访一圈后发现,除一两家桂皮店外,其他都是经营八角的店铺。

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,与足干(十成干)的无硫八角比,硫磺果颜色偏黄、味道更重,“角”上有着黄红色的印记,捏起来软软的。

有趣的是,在 1975 -1976 / 2012-2013 年间爆发过的托尔巴奇克火山的熔岩流中,圣彼得堡大学的科学家们,已在过去几年发现了数十种独特的矿物。

据广西八角联合会数据,作为我国八角主产区的广西,早在2005年,八角年产量就已达到10万吨,占世界市场总产量90%以上,年产值近10亿元。

不忙的时候,采购商李伟总是把门关紧,躲在店铺老板的办公室里。他指着商铺前的塑料彩色棚告诉新京报记者,大棚是为掩盖硫磺味道,“在市场里呆久了,嗓子都会被熏哑。”

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,就是阴极电池材料的选择,因其在离子来回穿梭(充放电)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
卖相好、工时短、价格便宜,硫磺八角渐渐“霸占”了高峰市场。一名谢姓老板坦言,如今的高峰市场90%都是硫磺果。因为二氧化硫超标,这些八角只能通过批发卖给各地商户,销往各地饭店、食堂、私人小厨房等,这些商家需求量大,也更喜欢购买便宜的硫磺果。

李生说,自己每次采购完回家,衣服上都有很重的硫磺味,不泡几个小时,味道都散不去。

中国政府网曾发布的一份食品安全公告中提到,食品中使用硫磺或亚硫酸盐类作为食品添加剂,都会残留二氧化硫于食品中,少量的二氧化硫进入人体可以认为是无害的。但是若摄入过量,就会破坏消化道和呼吸道,使器官黏膜受损,并产生恶心、呕吐等胃肠道症状。长期过量摄入二氧化硫则会引起慢性中毒,破坏人体内酶活力,影响对钙的吸收。

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告诉新京报记者,按照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规定,使用硫磺熏制八角属于违规,且触及《食品安全法》中“禁止生产超范围、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”的法条。

他们的目标,大多数是高峰市场内价格便宜的“硫磺八角”。

高峰市场一名八角商透露,即使硫磺八角泛滥,但也很少被查。“检查的时候市场会通知,不摆出来就行了。”

二氧化硫超原标准16倍 销往饭店、食堂等

“在市场里呆久了,嗓子都会被熏哑”

六塘镇一家晒场里出现的硫磺袋子,晒场老板们就是将这类硫磺点燃后熏制八角,以达到干燥防霉的作用。

根据我国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规定,硫磺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,但八角并不在其适用范围之列。8月底,新京报记者在该市场搜集硫磺八角样品送检,结果显示,二氧化硫残留量达到500mg/㎏,相比原八角国标,超标16倍多。

在高峰市场,硫磺果价格优势十分明显。8月26日,新京报记者在市场走访发现,硫磺八角售价大多在每斤20元左右,而无硫八角则标价近30元。

采购商李生说,熏过硫磺的八角色泽鲜亮,不易发霉,更重要的是,成本也更低。“正常的足干八角,5、6斤才可以晒一斤干果,但硫磺果2斤多就可以晒一斤,成本低了近一半。”

广西南宁市高峰天然香料物流中心内店铺前堆放的八角,这批八角均被硫磺熏过,有强烈的刺激性味道。

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曹雁平表示,按照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规定,使用硫磺熏制八角属于违规,且触及《食品安全法》中“禁止生产超范围、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”的法条。

9月7日,新京报记者从高峰市场6家摊位获取了共计100克八角,作为检验样本送往广西一家检测机构进行二氧化硫检测。加盖有CMA标识(中国计量认证)的检验报告显示:经检验,样品二氧化硫含量为500mg/kg,技术要求不得检出,单项判定不合格。

王天称,商户惯用的方法是:三天晒两晚熏。“晚上打过硫磺后,八角就干得差不多了,白天再晒一下,就能拉到市场去卖。”

8月中旬,这里的八角日均出货量可达300吨左右。一位出租车司机称,每年这个时候,从高峰市场到机场的订单就多起来。乘客大多是前来采购八角的商人,其中来自山东滕州的居多。

八角进入丰果期后,作为八角主产区的广西也迎来出货旺季。

然而,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这个庞大的交易量背后,却有着一个公开的秘密:八角市场正在被违规的“硫磺八角”吞噬。

一条水泥路贯穿着高峰市场,两侧都是八角铺面,几辆大货车停在路边,工人们将八角成堆地卸在地上,气味刺鼻。

在高峰市场,为了缩短工时、降低成本,大部分商家都使用硫磺熏制八角,而批发商为了逐利,也会采购硫磺八角,并销往各地的饭店、食堂等。有商家透露,他的晒场,一次能供货百吨硫磺八角。

8月25日下午,新京报记者来到高峰市场后发现,这里更像一处热闹的农贸集市。靠近高峰市场的大门,一股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。采购商李生(化名)掩面咳嗽起来,“刺鼻,还有点发酸。”

所谓熏硫磺,就是八角晾晒一两天后,用铁架撑起一个塑料布棚,把硫磺粉放进铁盆点燃后再放进塑料布棚内熏蒸八角。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一盆硫磺一般2斤到4斤重,为了熏得均匀,会在八角晾晒条每4米左右放一盆,天气不好或者湿度高的时候,还会熏上两遍。

滕州有着全国最大的干货批发市场,市场里的一名滕州商人李伟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每到采购期,干货市场里七八十家批发商都要派人过来,驻扎在市场。

Stanislav Filatov 教授表示:目前这种用途的最大问题,就是矿物晶体结构中过渡金属的含量太少。不过在实验室中,他们可以通过合成类似结构的化合物来投入实际运用。

有商家介绍,20米长的晒场能晒4吨八角,记者照此计算得出,4吨八角需要5盆大约10斤硫磺,熏两遍就是20斤,最后经过晾晒,能熏出2吨左右的成品八角。

然而在循环使用的时候,不活跃的钠晶体往往会堆积在阴极表面,导致设备很快遭受致命损伤。

硫磺熏两晚 成本降一半

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网上,由南宁市高峰林场筹建的高峰市场,被介绍为目前广西最大的香料物流中心。

检测报告显示:经检验,样品二氧化硫含量为0.5g/㎏,技术要求不得检出,单项判定不合格。